<ruby id="db5bb"><strike id="db5bb"><var id="db5bb"></var></strike></ruby>
<noframes id="db5bb"><ruby id="db5bb"><b id="db5bb"></b></ruby>

    <p id="db5bb"><ruby id="db5bb"><mark id="db5bb"></mark></ruby></p><output id="db5bb"><ruby id="db5bb"><dfn id="db5bb"></dfn></ruby></output>
    <del id="db5bb"></del>

    <noframes id="db5bb">
    <noframes id="db5bb"><ruby id="db5bb"></ruby>

      <p id="db5bb"></p>

      產品分類    Product List

       

      聯系方式    Contact Us

      江蘇海力風電設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江蘇省如東經濟開發區金沙江路東首
      郵編:226400
      電話:0513-81960598,81991180, 81960398
      傳真:0513-81960328, 81991198
      電子郵箱:hr@jshlfd.com
      微信號: jshlfd_gk   中國新能源  

      行業資訊

      2015年4月16日-棄風限電量這么大 電價再不降不合適?
      近日,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召開棄風限電問題專題研討會。其中提到以《可再生能源法》為依據,維護風電企業的合法權益,并稱2010年到2015年間,棄風限電造成的電量損失為1000多億千瓦時,相對于三峽、葛洲壩兩座水電站全年發電量。雖然筆者認為這個數據到底含金量有多少值得質疑,但是至少說明一個問題,就是棄風電量這么多,電力供需關系中是不是供大于求的局面出現了?如果是電力需求過剩,為何電價依然居高不下?對于風電而言,又給人們帶來哪些思考?

      風電的另一面,無序投資建設值得思考
      工信部副部長苗圩曾批評中國風電產能過剩,其中點名批評在甘肅酒泉建設的千萬千瓦級的電站,雖然之后甘肅當地官方對這一批評進行了駁斥,但是中國風電產能過剩的事實的確存在。在風電的投資上,政府倡導的口號實際也是穩賺不賠。在《可再生能源法》頒布之前,中國的風電產業實際處于平緩階段,即便是在2004年的政策刺激下,部分地方政府雖然鼓動投資風電,甚至出現了把大裝機容量拆分成小裝機容量的方式獲得發改委審批權,但總體還處于平穩發展階段!犊稍偕茉捶ā奉C布后以及“十一五”規劃的國家計劃推出1000萬千瓦時裝機容量,法律和政策的雙重推動使得風電投資者信心倍增。再加上有政府做背書以及當時提及的風電上網電價高于傳統化石能源發電的上網電價,以及其后風電在碳交易過程中獲利標桿的出現等,風電投資熱情高漲,地方政府也有意核準的擴大裝機容量審批。

      風電的現實,產能過剩引起連鎖反應
      風電的產能過剩的形成是多方面的,最直接的原因在于風電的消納在輸送通道上的受限。風電場距離鏈接到電網的距離過遠,缺乏必備的輸送通道,而電網企業又不愿意承擔這樣的輸送通道的建設費用。即便是長距離的輸送通道,受并網技術和傳統化石能源地方保護主義的影響,在電能輸送執行上處于疲軟。再加上一般風電場建設地區都不是經濟發達地區,電能的消耗量本就不大。因此,風電就出現了發的電量向外沒有輸送通道可以送出,而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又消納不了,因此風電出現了形式上的過剩。
      風電的形式上的過剩帶來了連鎖反應,最直接的就是風電投資者的虧損,其次嚴重威脅了產業鏈中的風電設備制造業。風電產能過剩已經成為制約風電制造行業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甚至由于一些缺乏生產制造的預警機制的國有企業,生產生產計劃紊亂造成了庫存積壓,然后企業間打價格戰,計劃是全產業鏈的虧損,上下游企業生存環境惡劣。再者,風電產能過剩的現象也表現在了資本市場上,上市公司股價大跌,甚至到了關門大吉的地方。

      風電的死敵,絕非火電這么簡單
      在風電建設發展過程中,作為傳統化石能源發電的代表火力發電,一直被業界人士詬病,基本的理由無外乎是認為地方政府為了保護火電利益,實際執行的是“棄風救火”政策。由于過去能源政策的歷史原因,以火電為代表的傳統化石能源發電企業與政府間的利益關系比較緊密,具有政策上便利性。以火電為代表的傳統化石能源發電與以風電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間的博弈,也有著時代的大背景,那就是經濟新常態的到來,中國經濟下行壓力變大,經濟發展的動力不足,尤其是在經濟結構變革過程中,全社會需求電量接近了一個階段性的峰值,實際上這就增加了電力系統中發電端的競爭。再加上火電在環境污染、大氣污染等方面的深遠影響,實際上已經處于一個下調發電小時數的階段。據悉,目前全國有三分之一的省份的火電利用小時數低于4000小時,云貴兩省甚至低于3000小時。
      如果說以風電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與以火電為代表的化石能源發電間的博弈在所難免,但最讓以風電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行業感到憂慮或大敵當前的是,在經濟下行、電力需求較低的重壓下,一些地方政府為了保護以火電為代表的傳統化石能源發電企業的利益,采取了一定的行政手段,對風電進行了關停,即便像云南一樣最終采取了降低水電發電量,保護了火電和風電,不過這給整個行業帶來的打擊卻可能是長遠的。

      風電的出路在哪里?
      無論風電發電行業是否承認,降價可能是目前或未來一段時間內必然的選擇。短時間內,經濟復蘇的可能性不大,預計會有五年的經濟轉型期,在這個過程中,電力供需將可能失去平衡,供大于求的局面將會出現。對于風電而言,零電價或者負電價也未必不是獲取發電權的一種競爭的方式。
      寄希望于電力市場的建立與完善。目前國內具有可以實質性進行電力交易的市場還未真正存在。對于電網企業而言,電力市場的建立與完善就是要進一步提升電網企業的服務功能,建立起發電企業與用戶間的信息輸送通道、信息交互通道等。這也是新電改的關鍵措施之一,作為新電改的核心的輸配電價改革的關鍵就是要理清輸配電成本,核查輸配電成本實際就是核心中的核心。發電企業也會被要求在合理收益區間內進行競爭,在風電與火電打價格戰上,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風電的優勢會逐步明顯。尋求就地消納新出路,比如烏魯木齊市的風電清潔供暖試點,在如風電制氫項目等。
      政府在執行上網電價定價權的時候,也需要考慮是否以適當降低電價的方式換取電力需求的上漲,從而維持原本的利潤。但是這對于自然壟斷的電網而言,估計會顯得困難重重。若按照“十三五”規劃意圖,到2020年風電裝機超過2億千瓦。藍圖雖好,但是如何到底目的地,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問題。

      中國風能協會 中國綠色能源網 中國風電產業網 南通龍騰機械有限責任公司 南通科賽爾機械有限公司
      江蘇海力風電設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18061218號
      亚洲天堂网无码免费在线_香蕉免费永久精品视频尤物_2012在线观看免费国语完整版_免费精品黄线在线观看